從將門之到到國家領導人 
 
青海快三 

 
 

 

 

萬國權先生于1919年出生在一個軍人的家庭里,父親萬福麟是張學良將軍的東北軍第五十三軍首任軍長。由于他勇猛果斷,能打善戰受到張學良將軍的賞識。

萬福麟先生近40歲才有了排行老二的萬國權,自然十分喜愛。然而萬國權卻并未因此而受到父母的嬌慣。而是一直過著極其樸素的生活。他從小就沒有穿過買來的衣服和鞋子。無論身上穿的還是腳蹬的,都是他那年邁的奶奶,于夜深人靜之時在燈下帶著老花眼鏡一針一線親手縫制出來的。

“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萬家被迫流亡到關內。在父親的鼓動下,萬國權獨自來到天津南開中學讀書。也許是命運注定了萬家與張學良家的緣份,萬國權在天津南開中學上學時,與張學良的五弟張學森為同窗并同住一室,關系十分密切。

“七·七事變”后,萬國權一家遷到天津,在英租界里避難。由于父親是著名抗日將領,萬國權只好改姓王與家人在租界里隱居。不久,已沒有了經濟來源的萬國權一家扶老攜幼來到了重慶找父親。當時,日寇的戰火已開始向祖國內地蔓延,萬國權牢牢記著母親經常告誡他的話:“我們決不能做亡國奴!”然而,躊躇滿志的他由于對當時蔣介石政權的本質認識得不清楚,想抗日卻找不到方向,在重慶一時也拿不準主意到底從事何種職業。父親萬福麟從好友張學良“西安事變”之后被蔣介石軟禁想到在蔣介石手下當軍人之難,便語重心長地對兒子說:“孩子,東北淪陷以后,東北軍已經沒有什么出路了,你不要干我這一行了,還是從商吧!”于是,萬國權服從了父親的安排,考取了當時在國內極有名望的大學——中華大學(即現在的華中師范大學)的工商管理系。

在萬國權上學期間,曾于1943年乘坐父親的一輛美式吉普車去成都探望母親。在回來的途中,那輛吉普車不知為何鬼使神差地與一輛大貨車迎面相撞,結果將萬國權撞成了嚴重的腦震蕩,在醫院里治療休養約半年,后來又回到家里繼續養傷。這樣,他整整休學一年,從而上了5年大學。不過,使萬國權不必過分沮喪的是,他原來一個年級的同學,在大學畢業之后,全部被分配到美軍的部隊中充當翻譯官。萬國權錯過了這一屆分配卻是“塞翁失馬安知非?!?,使他后來少了不知多少麻煩。

實業救國的坎坷之路

1945年,萬國權在中華大學畢業了,然而在當時的抗戰年代,年輕人畢業即是失業。萬國權整整半年找不到事情可做。后經一位在四川省稅務局當幫辦的高他幾屆的南開中學同學介紹,他考進了省稅務局做實習稅務員,以后又做了正式的稅務員、科員。不久,抗戰勝利,萬國權與那位同學隨著國民黨“接收大員”一同來到沈陽,后來還做到沈陽市稅務局的課長。但是腐敗黑暗的國民黨政府官僚機構使樸實正直的萬國權越來越反感。1947年他來到了有父親一部分股份在內的天津利中酸廠工作。利中酸廠于1947年改組,萬國權便出任該廠的副經理,后來又當了經理。自此,萬國權便走上了從事經濟管理的實業道路。

由于當時日偽的經濟統治以及日貨對中國市場的壟斷,民族工商業的發展舉步維艱。天津利中股份有限公司天津酸廠在當時國內屬最大的酸廠之一,亦幾乎無法生存。好不容易盼到了日本投降抗戰勝利,無孔不入的美國資本家卻又虎視眈眈地盯上了中國市場。源源不斷的美國貨把原來就搖搖欲墜的民族酸堿業擠得幾乎要崩潰。這種困境下,萬國權深知作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國在帝國主義壓迫下的苦痛,他萬般無奈,只能默默地忍受著,苦苦地掙扎著……

終于,歡慶的鑼鼓鞭炮聲驅散了中國民族工商業者頭上的片片烏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把瀕于崩潰的中國民族工商業引上了一條蓬勃發展的康莊大道。解放軍攻打天津時,萬國權一家人當時正好住在天津。進城的解放軍那嚴明的軍紀,秋毫無犯的優良作風,以及對于人民群眾的尊重和愛戴,都使人感到是那樣的親切和有人情味。這一切,無不給萬國權一家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全然不像國民黨宣傳機構描述的那樣可怕。萬國權對于中國共產黨的真正認識,大概就是從這里開始的。他正是通過自己的仔細觀察和分析,知道共產黨是為人民謀幸福的政黨,跟著這樣的黨走是不會錯的?;謖庵秩鮮?,當他得知父親在大陸臨解放時準備去香港并轉赴臺灣時,便費盡了唇舌苦口婆心勸阻父親留下。然而,固執的父親并沒有聽從家人的勸說,而是一意孤行地去了臺灣。

一不留神成了京劇名票

萬國權與京劇有著極大的緣份。是在他很小時,喜愛京劇的父親萬福麟經常邀請梨園名角到家里唱“堂會”,萬國權自然沒少“沾光”聽戲。時間一長,他對京劇也由略知一二到頗為精通了??拐狡詡?,他們一家由北京逃到天津,進入了英租界避難。因當時不能上學,萬國權的母親便為他找了一個名叫薛廣福的京劇教師教他練習唱京劇。久而久之,萬國權也能唱得字正腔圓,滿是那么回事。以后到重慶上大學時,他的京劇特長很快便讓同學們發現了,在一次學校的聯歡會上,他被請上了舞臺。他那濃厚的嗓音居然引得了陣陣喝彩。不久,校外也有人知道了中華大學里有一會唱大花臉的學生,從此便經常有人來請他外出演唱。打那以后,萬國權因唱戲走紅而成為重慶的京劇名票,也愈發有意識地進行自我訓練,時間一久,功夫大長??拐絞だ氐教旖蛑?,萬國權認識了侯喜瑞先生,并隨其學唱《戰宛城》等 ,自此萬國權開始在梨園里漸漸的有了一些名氣。

1982年,天津市政協開會期間,政協委員一再要求萬國權唱一段京劇,盛情難卻,年已63歲的萬國權只好又“瀟灑走一回”。然而這次演唱卻十分走紅。萬國權也有幸與當時天津的四大京劇名角——厲慧良、林毓梅、丁至云、張世林同臺演唱。萬國權與梅派青衣丁至云演唱了《霸王別姬》。

1992年,中共中央統戰部招待各黨派中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首都文藝界也來助興。在會上,萬國權又被點名上臺,他便與梅派大師梅葆玖先生合作清唱了一段《霸王別姬》,再次引起轟動。當時丁關根同志曾打趣他稱萬國權是“霸王”,一時被傳為美談。要不是工作的需要,說不定在京劇這個行當里就會出現萬國權這位名角了。中國少了一個京劇藝術家,卻有了一個為祖國工商業和統一戰線做工作的高級領導人。1977年至1997年這二十年間,他先后任民建天津市副主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執行局主任,民建中央常務副主席和民建中央名譽副主席。

——摘自孫曉鷗《記全國政協副主席萬國權》

 
          
 
發布日期:2019/4/4 9:28:16          瀏覽次數:  
 
歡迎您訪問中國民主建國會吉林省委員會網站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吉ICP備09006013號   流量統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