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大義萬國權 
 
青海快三 

 
虹霓
 

前幾年,張學良在訪問美國期間曾向國民黨前立法委員田雨時打聽,原東北軍主將萬福麟之子萬國權“在北京混得怎么樣”?當有人告訴他“還不錯”時,這位少帥的臉上浮現出了欣慰的笑容。

1994年2月。北京在全國政協八屆二次會議的閉幕式上,萬國權在1506位全國政協委員的擁戴下,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如果萬福麟在天有靈,相信會為有這樣一個兒子備感自豪。

走實業報國之路

萬國權生于1919年。1935年,他與張學良的侄子張閭庸一起參加了反蔣抗日的一二?九運動。他擔任學生運動的交通員。

西安事變發生后,東北軍被改編。作為張學良莫逆之交的萬福麟被明升暗降為國民黨第二十集團軍副司令,有職無權面對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將門之子萬國權毅然放棄子承父業從戎之道,做出了實業救國的選擇。

1942年,萬國權考入中華大學工商管理系大學五年后他懷著實業救國的鴻鵠之志回到了天津,接手當時有他父親部分股權的天津利中酸廠股份公司,并被董事會推舉為公司的副經理他躊躇滿志,企望用自己的智慧和膽識創出一條實業救國的新途徑。

然而在日偽時期,利中酸廠生產的硫酸,每桶賺的錢僅相當于一桶水錢,“利中”每生存一天都顯得非常艱難。

萬國權實業報國的希望破滅了。每當回憶起利中酸廠的這段經歷時萬國權都非常感作慨他說:“民族工商業如果得不到政府的?;?,就像是汪洋中的一條船,隨時都有遇到風浪翻船的可能。

1950年,萬國權加入了中國民主建國會。此時的利中酸廠是華北地區唯一的一家硫酸生產廠,它受到黨和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視。當國家提出希望把硫酸產品交國家包銷的建議時,作為該廠負責人和資方代表的萬國權當即表示積極響應共產黨的號召。1954年1月,利中酸廠的門前張燈結彩,爆竹聲聲,萬國權帶領利中酸廠率先實行公私合營,為推進天津公私合營開了好頭。

天津市公私合營工作全面完成以后,萬國權被任命為天津市染料化學工業公司副經理,分管7家染料企業。1957年他調任天津河東區工業局副局長,正式成為政府的官員。1964年,他和王光英等人一起參與領導全市的工商界。

萬國權也經歷了“文革”的考驗,尤其是他的“軍閥之子”的身世,更使他在劫難逃。但他是個生性開朗的人,無論遇到多大的難事,他都會冷靜處之。

流年似水。1984年,全國政協主席鄧穎超大姐到了天津視察,她特別提出要見一見萬國權夫婦。鄧大姐對萬國權夫婦說:“我們算是世交了,聽彭真同志講,你的父親給黨做了不少工作,呂正操同志原來就是你父親的部下”然后鄧大姐的語氣又加重了許多:“共產黨歷來對各界愛國人士,對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做過貢獻和出過力的人,是不會忘記的?!鋇舜蠼愕囊幌笆雇蜆ɑ砣豢?,“文革”十年所受的冤屈一掃而光是的,多少年來,雖說父親的許多事情他無從獲知,但“軍閥之子”的包袱壓得他喘不過氣來。聽鄧大姐這么一說,萬國權長長地出了口氣,他相信鄧大姐和彭真同志所說的不會錯。猛然間他不僅如釋重負,而且有一種重生的感覺。

熱愛生活真誠坦蕩

萬國權在家排行老二,哥哥萬國賓比他年長十幾歲,也許與萬福麟中年得子有關,萬國權兒時倍受父親的寵愛。在萬國權18歲的那一年,家里為他定了親,女方便是如今的夫人劉宗華。當時的劉宗華還是北京輔仁女中的學生,她的父親是傅作義部下的一位少將軍官。萬福麟與張學良將軍的個人關系極好,過從甚密。兩人曾是“換譜兄弟”,莫逆之交。張學良任北平行營主任時,曾送給萬福麟一套大住宅(現在北京西單商場旁的槐里胡同大院)當時萬福麟任總參議,每逢萬母生曰,張學良都要備厚禮參加。萬國權當年的婚禮舉行得相當隆重。傅作義將軍是介紹人,北平市長秦得純是證婚人,萬福麟則是當然的主婚人。那一天的中南?;橙侍美镎糯蟮平?/SPAN>彩,許多當年的北平名流都到場表示祝賀。

轉眼之間,飛逝的時光為當年的新婚夫婦的發絲染上了銀光,但卻留下了象征他們愛情的五個兒女,最小的女兒是1947年生的。在談到孩子們時,萬老不無幽默地說:“我的錯誤犯在解放前了,哈哈哈哈!”如今的萬家己是四世同堂的大家了。而用他的話說:“我們家本身就是個多黨合作之家?!鋇娜啡绱?,五個兒女中,兒子是冶金部天津地質研宄院的副院長,大女兒是天津第三設計院的高級工程師,二女兒在北京工作,三女兒在天津中醫學院工作,最小的女兒則在天津干部管理學院當講師。一家人除了老兩口和小女兒是民建成員外,其余全是中共黨員。

萬國權是一個十分有生活品位的人,他的個人愛好可以用“很精”二字來形容。他愛好京劇,可以說在京昆界是出了名的“甲級”票友。生就的一張國字臉和濃濃的眉毛,加之一副字正腔圓、音渾氣厚的亮嗓門,無論是花臉的項羽還是黑臉的包公,他都能唱,而且往往是一個段子之后便會產生“技驚四座”的效應。不僅如此,他表演起來十分講究作派,人稱“架子花臉”。據說在一次聚會上,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梅葆玖與萬國權合作,結果是聽了萬老的一段《霸王別姬》中的項羽唱段,梅葆玖竟帶頭為他鼓起了掌。當時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宣部部長丁關根也在場。事后,丁關根一見到萬國權就戲稱他為“霸王”。還聽說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也曾說過這樣的話,大陸如果要派京劇藝術代表團去臺灣,就請派兩個顧問:張君秋、萬國權。由此可見萬國權“玩票”的水平之高了。此外,他還愛看足球,而且喜愛足球的程度與對京劇的鐘情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萬國權也是一個很會享受生活的人,星期天的最大樂趣莫過于率領家中的小將們上街買菜。有時他還要乘上一段公共汽車,聽聽老百姓們所關心的事情。在他看來,乘公共汽車也好,上街買菜也好,這其中所獲得的東西,往往是政協調查團聽不到的。

萬國權在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后常常對人說這樣一段話:今天你的地位高了,這是人民給你的,但并不等于你的水平轉眼之間隨著地位的增高也同時增高了,你還是你自己,所不同的是職務變了,相應的工作面加寬了,唯其如此,更需要自己想辦法提高能力。

在民建任職期間,萬國權積極參與了許多重大建議的調研和草擬工作。民建中央提出的《關于在憲法中規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建議》被收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八屆一次會議通過的憲法修正案,尤為使他欣慰。與此同時,從1988年起,他就參與了澳門基本法的起草工作。他為此曾多次到澳門聽取當地人的意見,耐心地向澳門人士解答疑問,廣交朋友。

 

 

 

 
          
 
發布日期:2019/5/11 14:00:31          瀏覽次數:  
 
歡迎您訪問中國民主建國會吉林省委員會網站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吉ICP備09006013號   流量統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