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權談戲 
 
青海快三 

 
劉俊華
 

 

他是國家領導人,又是一位戲曲愛好者,從學生時代起,就對京劇情有獨鐘,如今,雖年逾古稀,政務繁忙,卻依然關心著振興民族戲曲的大業。 

門開處,萬國權副主席春風滿面地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握手、寒喧、互相介紹之后,我們促膝而坐?;飯慫鬧?,窗外,陽光和煦;室內,擺在政協副主席寬大辦公桌上的五星紅旗格外耀目。記者望著這位慈祥可親的老人,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因為,他在青年時代就喜愛京劇,投過師,學過藝,而且在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后,對戲曲依然懷有深情,盡一切可能去關心、支持社會各界振興民族戲曲的工作。

記者:萬老,早就聽說您對戲曲有很深的造詣。您同梅葆玖清唱《霸王別姬》時,連梅葆玖都帶頭為您鼓掌,您是怎么走上這條道路的?

萬老:我從小就喜歡京劇,但學唱戲卻是偶然的。那還是“七七事變”以后,我父親率部抗日,天津租界被日本人占領。記得當時我改姓王,家里給我請了兩位教師,一位教我英文和數學,另一位教我京劇。

記者:當時您只有十幾歲吧?

萬老:對,我學戲時,袁世?;乖詬渙砂嘧?/SPAN>,學戲應當從娃娃開始,我學戲時年齡已經偏大了。

記者:您是什么時候登臺演出的呢?

萬老:登臺演出是我從天津去重慶上大學的時侯。才去時沒公開唱過戲,直到二年級,學校了解到我會唱戲,后來慢慢地被人們知道了,外邊請的人多了,才開始登臺演出。先后演過幾十出戲,都是彩唱??拐絞だ?,我回到天津,知道我會唱戲的人更多了,大家都來請,我就參加內部演出,一直演到1964年。

記者:再次登臺是什么時侯?

萬老:文化大革命后。四人幫倒臺了,我在天津市政協開會時,又彩唱過一場《霸王別姬》。當時,天津市政協開會搞聯歡,市文化局局長請我出面主持。我找到厲慧良,跟他談好,按歲數大小安排演出次序。結果是由他演第一出《鬧天宮》,第二出請林玉梅演《鎖麟囊》,第三出我同丁至云演《霸王別姬》,最后一出由張世林演《挑滑車》。

記者:近年來,戲曲不太景氣,有人認為該進博物館了,您對戲曲有很深的造詣,您又是全國政協的領導,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萬老:中國戲曲源遠流長、博大精深,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能代表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在許多方面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中國人,我看不會進博物館,而只會在不斷的變革中發展。比如說,近年來一些新編的戲曲不是很受觀眾喜愛嗎?一些優秀的劇作甚至“征服”了許多青年觀眾。再比如,最近搞的中國京劇音配像精萃錄象,就很有吸引力,不論是鑼鼓場面,還是唱念做打,都很有味道,聽說制成盒帶后銷的不錯,這說明人民群眾需要,所以根本不會進博物館。

記者:那么,對一段時間以來戲曲出現的低潮,您怎么看呢?

萬老:我看主要有這么幾個原因:一是文化大革命造成了戲曲觀眾的斷檔,許多青年人沒有接觸或很少接觸過戲曲,對戲曲沒有了解或很少了解,需要做一些引導性的工作。二是戲曲比如京劇雖然有很高的藝術價值,但有的節奏過慢,不適應當今時代的節奏,有的手法陳舊,不符合現在的欣賞習慣。比如,過去把看戲叫做“聽戲”,看《空城計》主要是聽它的優美唱段,而現在看戲主要是看劇情,和以往有很大不同。三是傳統戲曲往往在題材內容上有糟粕,需要做一些去除糟粕、保留精華的改造工作,才能贏得觀眾。四是戲曲要更好地起到為改革開放和兩個文明建設服務的作用就不能光靠《空城計》等傳統劇目,而是要適應形勢的需要,推出思想內容積極向上,藝術形式又比較完美的新劇。

記者:如此說來,戲曲的改革勢在必行。

萬老:對,世界上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萬古不變,凝滯了,僵化了,就要被時代所拋棄。實際上,戲曲藝術的改革并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戲曲之所以有現在的煌,正是因為一代又一代前輩藝術家的改革創新。比如,四大名旦就是戲曲藝術的改革家,當然,我們今天所說的戲曲改革,同以往的改革相比,應該更有深度,因而具有更重要的意義。

記者:您認為,戲曲改革要注意哪些問題?

萬老:改革一定要善于選擇突破口,抓主要矛盾。比如,劇本問題是目前大家都很關心的問題。

因為只有有了好的劇本,再加上好的導演,好的演員,好的舞美,好的音樂,好的燈光,好的化妝等等,才能成為一出好戲。所以花大力氣抓劇在當前就是一件很重要的工作:當然,其他的環節也要認真去抓,而且一定要按照藝術發展的規律去抓,但抓住了主要矛盾確實能事半功倍,再就是要認真解決體制上的問題。比如,總是吃大鍋飯,就容易好壞不分。國家培養一個演員很不容易,應該有個競爭機制,實行多勞多得,對成績突出的要有獎勵,實在不的,也要有妥善的安置。還要多為群眾著想,可以送戲下鄉,有組織地去,廣大人民群眾一定會很歡迎的。

記者:您對戲曲改革發表了十分寶貴的意見,這使我們想起了電視戲曲。電視戲曲是近十余年來出現的一個新的藝術品種,也是戲曲改革的產物。經過廣大電視曲工作者們的共同努力,目前,已經有不少劇作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對此,您怎么看?

萬老:戲曲通過電視走進千家萬戶,既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也是一個很好的弘楊民族藝術的辦法。一方面,以前想也敢想的不出家門就能欣賞戲曲的愿望變成了現實,戲曲通過電視有了一個空中大舞臺;另一方面,戲曲與電視結緣,還使戲曲有了更豐富的表現手段,有利于戲曲的改革和貼近時代。戲曲電視劇我看過《曹雪芹》,我看拍得很不錯。我常講,曹雪芹活著的時侯,決不會想到今天能這樣出名。這要歸功于戲曲和電視的偉大聯姻。所以,戲曲與電視結緣是有發展前途的。當然,搞電視戲曲,不論在思想性和藝術性上都要下工夫,希望能多方探索,精益求精,不要搞簡單化。

記者:您的鼓勵給廣大電視戲曲工作者打了氣,也使我們更多了幾分信心,作為從事電視戲曲宣傳工作的同志,近兩年來,我們在十分困難的條件下編輯出版《中國電視戲曲,目的就是為了使我國的電視戲曲事業有自己的陣地,并引導這項事業沿著健康的道路前進。

萬老:你們和全國的電視戲曲工作者們正在做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希望你們繼續努力,辦好這本雜志,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做出貢獻。

記者:謝謝您的支持和鼓勵。

 

 
          
 
發布日期:2019/6/12 14:08:59          瀏覽次數:  
 
歡迎您訪問中國民主建國會吉林省委員會網站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吉ICP備09006013號   流量統計:
{ganrao}